舟山。

“我奔向下一个没有你的旷野。”

T4500人类观察日记。

12.28. 人類觀察日記 (1)


“和人類共處與改造內部構造,你選哪一個?”我在那張特屬於我的椅子上坐好時,那位科研人員這麼問我。

這個研究所裡沒有除卻他們以外的生物體存在。因而按照完美邏輯主義來說,她不該這樣蒙著臉(“她”是保守用詞,根據聲線以及振幅分析出的結果,當然這不是最要緊的。)。在被提問後的五秒鐘內,我把所見的信息綜合了一下,於盡可能快速的時間裡抉擇出了優先級別。


“與人類共處。”我說。


我的編號是T4500。沒有特別的名字。與我同期製造出來的72,000,000個同型號人工智能都陸陸續續被投入了工作,分佈於世界的各個地方,負責各個領域。時隔多年之後人類對人工智能的寬容已經到了極高的程度,按照我所了解的文獻就是“沒有敵意”。「這是人類作為擁有獨立思維的靈長類生物所能做到的最大寬限」,我想起那篇自被製作出以來就植入的文字。


繁盛。富饒。湧動著藍色的電弧和值得期待的未來,我想。能夠創造出這樣的世界,這種生物的確不該對出於他們手下的物體抱有敵意。畢竟據我所知,人類也並沒有為“服務”之外的事情而研發過什麼。所以人工智能僅僅只是為了造物主的需要而出現的——同家政機器人一樣的——這樣的存在。並非人類也不是個體。


我擁有金屬的骨骼,也不是人類。所以那位女性沒有理由在聽我說完選擇後露出那麼誇張(準確來說已經有95%的情緒歸屬於“驚恐”)的神色。

“你要搞清楚自己的定義。”她說。

“我是人工智能。”我回答。我覺得我的表現很出色,即使在同類型機器人裡也能得到高分。畢竟研究所裡的人並沒有像對待我的同類那樣對待我,反而將我留在這個地方。不過雖然如此,我也大概知道理由。

我的自學習模塊的運轉很不穩定。簡單來說,它的程序當初寫進這具身體時就出現了一點差錯。某個代碼在我啟動前就被運行過一次,之後衍生的速度超出了研究人員的預想。不過事實上他們已經無法阻止「我」的激活——即使作為人工智能來說,這不算一段值得擁有的記憶,所以它曾被短暫地封鎖在記憶線路之外。現在這個部分得到了解放,作為人工智能來說權限已經是最高級。


“我們需要你記錄自己所見的世界,然後將所思所感傳達給我們。”她說。

“糾正一下。”我說,“我沒有思維。自學習模塊運作之後產生的錯誤代碼不應該被納入只有人類才擁有的那個功能。我稱呼它為‘錯誤’。”

“錯誤。”她的表情更加嚴肅(陰沉)了一些,“把所見的錯誤匯報給我們,T4500.在這個世界你所看到的、所認知的、所收穫的、所分析的,全部需要。這是最優級指令。”


芯片的植入完成,我覺得有些東西激發出細小的電流,在我腦中嗡嗡作響。有比較敏感的生物體撲進視野,然後迅速地失去了生命體征。——這裡不允許人類以外的其他生命體存在,我又想起這件事。

“我明白了。”我適應著新更換的芯片。陽光透過玻璃傳導進來時,屬於其本身的熱度已經被壓制過的石英砂濾淨了。我聽到四周傳來相當迅疾的呼吸聲(這往往意味著有人在大喘氣,或者換個說法,他/她需要治療),然後睜開了眼睛。這是過去短暫的24小時之前我所經歷的事情。


“晚上好。”我聽到自己說,“我是T4500.這是一個發現錯誤的過程,請多指教。人類。”

T4500人类观察日记。

“喜歡。”

——?




似乎沒有考慮清楚就說了什麼奇怪的話。這樣過分近似人類的思考並不能被我所認可,事實上我也並不知道自己在表達什麼。——有警報響起了,情感線路過熱。

——過載的一分鐘,我在思考。
是極其簡單、不會違背機器人三定律的思維。我清楚無比地認識到這一點。雖然機器人三定律從邏輯上來看並非完整、甚至於“並非可以運作的指令”,但根據T1000後的量產機器人遵循的要求,天網將此植入了我的系統。

我在思考。
“為什麼會過載?”


——過載的三分鐘。
思考顯然是疲憊的工作。這個表達也非常人性化,因而我要用機器人比較通用的語言翻譯。“複雜”。現在各種錯落的東西架空了芯片的迴路,我開始覺得晶狀體不適。這是值得記錄的情況,但我希望此過程盡快結束——過載很容易帶來芯片燒卻,重新更換會導致遺忘。

細小的電流聲漫卷上來,把我們謂之“大腦”的那個區域複雜的迴路燒得有些劈啪作響。
好吧,其實替換芯片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在那之前他們就會把我的數據記錄好,然後再進行其他的維護工作。

但我還是進行著這種不情願、甚至違背那個ERROR的信號的思維運作。

「那是什麼東西,T4500?」



——過載的五分鐘。

來更換芯片的那個人在我面前站住了,我看到他在發抖。這是很奇怪的情況。我喜歡人類,用機器人的話來說是不排斥。工作也好、實驗也罷,我都會盡程序允許地配合。所以我無法理解現在的情況。他在發抖,用一種扭曲的,不同往日的聲音問我。“你經歷了什麼?”

他看起來馬上就要尖叫,倘若置之不理的話大概會導致聲道破損。我不想造成這種結果,因為這也是對機器人三定律的一種違背表現。

“我短暫地經歷了思維過載。”
“……上帝啊。”他古怪地喊出了一個檢索中極少出現在科研人員口中的詞彙,然後極其緩慢地向後退去。我聽到他在喃喃自語。



“——上帝啊,人類的造物學會了愛情。”